中国商业数据网

  • 报告
  • 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产经 > 市场 >

三里屯的这家店火了 开抓娃娃店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吗?

2018-04-06 08:40  来源:未知  编辑:xiaochouyu  

这个冬天的三里屯,有两个店门口的长队赚足了眼球,一家是喜茶,另一家是个抓娃娃店LLJ夹机占。 这个冬天的三里屯,有两个店门口的长队赚足了眼球,一家是喜茶,另一家是个抓娃娃店LLJ夹机占。 买一杯饮料只需要20元,抓一会儿娃娃却可能花掉你200元。 周日
 

这个冬天的三里屯,有两个店门口的长队赚足了眼球,一家是喜茶,另一家是个抓娃娃店——LLJ夹机占。

投资,抓娃娃,抓娃娃店

这个冬天的三里屯,有两个店门口的长队赚足了眼球,一家是喜茶,另一家是个抓娃娃店——LLJ夹机占。

买一杯饮料只需要20元,抓一会儿娃娃却可能花掉你200元。

投资,抓娃娃,抓娃娃店

周日下午四点出头,气温不过几摄氏度,街上还偶尔卷过一阵凛冽的穿堂风。横穿那条曾经开着“海小姐的玫瑰饼”的三里屯“脏街”,就可以看见那条长队了。近30个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和棉袄排在“LLJ夹机占”的门口,他们大多两两一对,或闺蜜或情侣,看上去年龄并不大。

从玻璃窗向里看,店里放置了四列娃娃机,挤满了着正在操作和围观的人,数量比外面排队的人更多。

这时从店里走出来一对男女,手上提拎着一兜子娃娃。店门口的工作人员邀请示意,排在队伍最前头的两个小姑娘兴奋地蹦了进去。

“玩了多久,花了多少钱抓这么多?”我问刚出来的两个人,女生手里拿着一串儿大概五六个长草颜团子。

“两个小时,也就不到600块吧!”男生爽快地说道。

十几分钟后我顺利进店,在观察和采访中发现,这里的娃娃分为每15/25/35“啵啵币”一次,价格和娃娃的大小有关。几乎每位进店的客人手中都至少拿着1个娃娃,最多的能有7、8个。他们的进店时间大都超过1小时,客单价从100元到600元不等,平均每个娃娃需要抓10-15次,难一些的需要20次。

据服务人员介绍,这家店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开到晚上十点,营业十小时几乎可以客流不断。据记者观察,周末最高峰时期是下午两点到六点之间,可达每小时100人的获客频次,休息日客流量大约在800-1000人,工作日客流量应该会相应减少,以150元的客单价计算,保守估计该店月营收可达200-300万元。

LLJ夹机占由形象IP孵化公司“十二栋文化”在一个月前开设,占地大约200平米,店内共陈列50台抓娃娃机,所有娃娃均是出自正版IP,其中约70%为自有IP,比如长草颜团子、旱獭、制冷少女、小僵尸、珀尔兔、正经人等,其余30%则是轻松熊、同道大叔、吾皇万睡、非人哉等多个合作IP。

2013年,创始人王彪在微博上发现了快速火起来的“长草颜团子”,出于对IP及其背后互联网价值的认知,他成立了十二栋工作室,并在两年后升级为十二栋文化公司,开始围绕形象IP展开整体产业链布局。

公司旗下现已拥有超过40个IP形象版权,包括国民表情长草颜团子、走腐萌路线的小僵尸、以“谢谢老板”走红的制冷少女,以及新兴动漫形象破耳兔、正经人、芮小凸和芮小凹等。其主营业务包括:原创形象IP创作、运营推广,产品开发、授权及周边衍生品消费等。

由于母公司身份“特殊”,于是LLJ夹机占和其他抓娃娃店有了一个最大的不同点——老板热切希望每个顾客最后都能抱走一个娃娃。十二栋文化创始人王彪说:“我们是一家IP公司,所以别人为的是你玩一下,我为的是你真正的能把这个IP带回去,它能陪伴你,这是我的需求。”

因此,当后台捕捉到某个用户花费巨大也没抓到一个娃娃,就会通过一些机器调整,提高对方成功的几率,这不仅体现在抓钩的抓力上,还包括操作时间、抓物摆放等多个指标。

十二栋文化创始人王彪告诉记者,目前每台娃娃机的成本高于市面普通机器的好几倍,据了解,行业内娃娃机的单价普遍在3000元上下,王彪没有否认记者对于单台机器成本过万的猜想。

娃娃机内的抓物成本也不低。王彪表示,由于目前每个IP下单量大概在几百个,很难压价,每个娃娃单价最高可达几十元。加上机器,保守估计每台娃娃机成本为1万2千元。

除此之外,该店坐落于三里屯商业圈的核心位置,场租也是一笔可观的费用,还不包括店内配备的客服、物流、清洁人员的劳务费。

这真的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吗?

事实上,王彪自己预估过三里屯这家店能在半年左右的时间回本。即便没有这么理想,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也做好了为这家店烧钱的准备。

“LLJ夹机占”并非诞生于十二栋文化一个拍脑门儿的决定,它背后还有一个深谋远虑的“新零售”故事。

在线下,传统IP在消费端的主流变现方式就是授权,这个路径在王彪眼里还是太窄了。十二栋目前的主要变现方式也是授权和开发销售轻周边,曾与万达集团、光明乳业、旺旺、浦发银行、周大福等几十品类的品牌商家授权合作,并进入日本,与东京塔、三越百货等合作。据悉,其今年总营收在几千万元人民币。

依靠to B授权盈利,也是一个不错的商业化路径,但王彪的商业理解不止于此,“我希望能真正帮B端做点事,而不是说我给你个图随便用。”他解释道,IP形象与B端的合作应该要做出差异化的产品来获客。而比起to B的“摊大饼式”,他更喜欢用消费娱乐模式来“单点深挖”,也就是更直接的to C变现。

王彪心里的C端画像也很明确,他概括为是一群对IP有认知,并且追求个性化的年轻人。LLJ夹机占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客人,他们三番五次地来,直到抓完所有模样的轻松熊,或是长草颜团子,回去铺满一片墙,拍照上传微博表明内心的雀跃。

在过去,王彪很难在线下把握到这群人。他坚信,形象IP在线上和线下的表现一定是有差异的,但他没有渠道让这种差异变得具体,从而帮助公司的各个IP有更清晰的发展方向和着力点。而后新零售的风口来了,十二栋文化虽然和快消品、生鲜的生意搭不上边,但王彪看到了这个概念对线上、线下流量的整合作用。

大概在一年前,王彪的团队开始为形象IP找寻合适的线下渠道。起初他们考察的不止抓娃娃机,还包括扭蛋机、自动贩卖机等等,但最后的判断结果是,只有抓娃娃机需要一定的操作技术,还能带给消费者心理上的刺激和完整的消费体验。

随后,王彪看出国内的抓娃娃机业态和自己的渠道逻辑并不完全一致,遂带着公司所有高层去了一趟日本。他们不仅拜访了日本抓娃娃业界的几位领军人物,还邀请了其中一位作为LLJ夹机占的顾问。

总体而言,王彪看抓娃娃店有四个角度,除了上文提及的抓物,还有点位、机器和服务。“从四个角度才能颠覆式地让这个行业看起来不一样。”他说。

首先,点位的选择和设计沿袭了东京街头店铺的形式,其中还包括店内的天花板颜色、地面铺装、景观墙、灯光角度、以及抓娃娃机的外观和内部机械等方面。

此外,十二栋文化组建了一支十几人的团队,专门做抓娃娃机的技术研发。最突出的变化就是从投币式转为微信扫码,这意味着LLJ夹机占具备社交功能。用户目前已经可以通过H5公众号查看自己的消费和操作次数记录,小程序正在筹备当中,王彪表示未来很有可能打破“窗户纸”,让用户彼此可以看到对方的体验数据。

除了这些数据,王彪看重的还有用户其他行为数据,譬如进入公众号后,用户有没有继续了解某个IP,这是实现线下导流价值的关键一环。旱獭就是十二栋文化今年新推出的IP,以往它在线上的用户规模不如“主将”长草颜团子,但自从到了线下,旱獭线上粉丝的急速上升和两年前的团子如出一辙。

“所以培养IP以后不光是个线上的事情,而是线上线下合作推IP的事情。”王彪得出结论,“线下跟线上共同的发展跟流量,会决定未来我们出哪个类型的IP和在这个IP上下多大的功夫。”

但王彪也清楚,单就三里屯一个门店远远做不成这件事。他心里已经有一个相对清晰的扩张计划,只是目前还不方便完全透露。但他表示,北京目前已经有2-3个正在商谈的点位,全国范围内会采取“自营+城市合伙人”的模式布局大概几十家。

他并不担心现金储备的问题。首先,第一个门店的生意状况给了他一定信心。其次,他认为好的商业模式不难获得投资人的认可。去年3月6日,十二栋文化宣布获得2500万元A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金浦资本、联想之星跟投,估值两亿元。其中联想之星也是十二栋天使轮投资方。

站在这个时间点,王彪的身上满满散发着创业者的激情。“就大家在齐头并进的时候,在某一个点上,我觉得也不能叫超越,应该说是我们稍微拐了一个方向,”他把自己正在做的事称为IP变现的“拐点”,“IP最终,或者说以现在中国的发展趋势,一定是要往消费和娱乐方向去转的。”

但望向未来,王彪的心中也避免不了焦虑。他既有关于中国消费娱乐经济走势的远虑,也有踏进无人区后如何走出下一步的近忧,“前面是沉沉的黑暗,你也不知道亮点在哪,你就往前试探着,摸着石头过河,那么这样的业态在中国到底怎么走?”


 

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我们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有效性和适用性等作任何的陈述和保证。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中国商业数据网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马上与本网联系更正或删除,可在线反馈、可电邮(sales@cn-bigdata.cn)、可电话(400-8778-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