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业数据网

  • 报告
  • 资讯
当前位置: 主页 > 商业 > 创投 >

火爆的在线旅游创业如何在两年里全军覆没?

2016-07-14 10:24  来源:商业数据网  编辑:admin  

2014年,在线旅游行业共发生了129起投资,其中种子和天使轮占比达52%。但两年前的火热景象如今只成为过往,各路风资本掷入了5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却几乎一无所获。基本上全军覆没,张文龙总结,基本上该倒的都倒了,不该倒的正在倒的路上。 虽然每年还是有52

  2014年,在线旅游行业共发生了129起投资,其中种子和天使轮占比达52%。但两年前的火热景象如今只成为过往,各路风资本掷入了5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却几乎一无所获。“基本上全军覆没,”张文龙总结,“基本上该倒的都倒了,不该倒的正在倒的路上。“

  虽然每年还是有52个周末,但创业公司“周末去哪玩”的创始人张文龙再也不用为周末的生意而操心了,他已经放弃了这个领域,重新创立了健身公司桔子瑜伽。

  回到2014年,当年成立的周末去哪玩连续获得了两笔融资,而同年,至少有三家做周边游的创业公司出现在大众视野,包括位于上海的“周末去哪儿”以及位于苏州的“度周末”。

  是2014年的创业热门领域,出境自由行、当地玩乐、周边游是这波创业热中的三个主要方向。根据数据显示,2014年,在线旅游行业共发生了129起投资,其中种子轮和天使轮有66起,占比达52%。但两年前的火热景象如今只成为业内人士感慨的过往,各路风险投资为这个行业掷入了总计5亿美元左右的资金,却几乎一无所获。

  “基本上全军覆没,”张文龙这样总结,“基本上该倒的都倒了,不该倒的正在倒的路上。”

  现实与张文龙所说的大体一致:上月月底,在线旅游明星创业公司淘在路上宣告内部清算;更早之前,麦兜旅行被证实欠款跑路;曾以尾单模式扬名的爱旅行已经解散,它的主要竞争对手来来会则在大幅裁员;主打目的地旅游的海玩、玩途都在转型;曾拿到了腾讯投资的我趣旅行也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转型,团队缩减为不到原来的一半。

  不久前,在一个在线旅游创业公司CEO的微信群里,张文龙们讨论起这波创业潮为何黯然退场的原因,一位OTA巨头的细分业务负责人给出的分析是:你们时运不好。

  无法建立的门槛携程轻松碾压

  周末去哪玩是张文龙第三次创业,此前他做过物流、门票系统,两年前,看到在线旅游诱人的潜力,他拉来两名合伙人,一头扎进周末游市场。

  如果单纯从数据看,周边游有着非常不错的发展空间: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的调查数据显示,2014年北京市有超过一亿人次进行了周边游,消费金额总计超过368亿,2015年,这个数字达到387亿。这仅是北京一地的周边游市场规模,如果将目光扩展到全国的一二线城市,周边游能带来的想象力是巨大的。

  而此前市场上并无专门的周末游产品,周末游由于缺乏专业开发,互联网渗透率很低。

  张文龙看到了机会,在2014年进入市场的周末去哪玩以北京为根据地,开始了自己的淘金之路:通过大量地推人员签下周边旅游景点、酒店的资源,然后整合、打包这些资源推出不同产品,比如周末大巴游、周末自驾游等。

  嗅觉敏锐的风投也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在2014年下半年,周末去哪玩与周末去哪儿先后获得千万级别A轮融资。

  不过,危险正在迫近。

  2015年开始,携程加大了对出发地参团、目的地参团、自由行、酒店+景点、游学、一日游、门票、当地玩乐等八大类周末游产品的投入。在合并去哪儿后,携程在去年11月正式宣布成立周边游事业部。

  对于巨头的威胁,张文龙并非没有准备,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他对科技分析了创业团队能够生存下来的原因:要做好周末游,需要围绕一座城市精耕细作,这意味着专注挖掘周边游市场的创业者,往往能够在一座城市扎的更深,这与巨头们资源相对分散的打法相比,拥有一定优势。

  另外,由于资源接待能力有限,周边的旅游资源方并不需要过多供应商,先行进入市场的玩家在市场拓展中,也会尽量达成独家合作,加强对资源把控建立自身竞争优势。

  在这样的思路指导下,周末去哪玩选择一座一座城市去突破,以北京为先头阵地验证了模式的可行性后,张文龙开始在华东地区组建当地团队。

  但他低估了巨头进攻的力度。

  “以前比如说我们在郊区,与某个度假村合作,我们也不需要押金就能直接跟他合作,而且我们是他们最大的客源渠道。结果某家OTA巨头一进来,直接给景区100万,把未来几月到几月所有周末的房都收了。就这种你就搞不定了,你没办法跟他拼资本。”

  巨头的财大气粗让创业公司无力抵抗,同时,还在初创期的周末去哪玩并未建立起自己的独特竞争优势:周末游产品毛利低、频次低,服务不标准,难上规模,为了售卖产品,就得加入残酷的价格战,这意味着周末去哪玩很难挣钱。

  2015年年中开始,资本寒冬骤然来袭,一直处于烧钱状态的周末去哪玩尚未实现盈利、也没有形成竞争壁垒,在巨头的碾压下,几无还手之力。

  到2015年11月以后,周末去哪玩资金链已经吃紧,融资不顺导致没有弹药救济,当发现账上现金流告急时,张文龙不得不做出选择,最终他选择彻底转型。原来的投资方折价入股了新公司,原有的团队也进行了大规模换血。

  与周末去哪玩有类似遭遇的还有我趣旅行,这家以挖掘海外目的地旅行产品的公司,在2014年曾连续拿到两笔融资,但出境游频次低,我趣的市场知名度有限,为了吸引用户,我趣必须让它的产品看上去诱人,这意味着价格低,同时为了扩大销售,我趣需要与大渠道合作,携程就是其中的重要合作方。

  但从2015年开始,携程加大了对海外目的地当地玩乐产品线的投入,携程虽然没有中止与我趣这样的第三方供应商的合作,但优质资源都在向携程自营产品倾斜,这些资源包括好的流量入口、靠前的搜索结果排名等。这对我趣而言几乎等于一个重要的渠道向它关上了大门。

  同样在2015年下半年,我趣开始裁员,随后转型。携程的碾压,成为压倒我趣,迫使其放弃打造休闲度假游平台入口目标的稻草之一。

  Kitty曾是我趣的市场公关负责人,去年下半年开始,她所领导的团队被列入裁员范畴,团队从最初的七人减少到只剩她一人,由于我趣业务转型,加上她身在北京无法与总部形成良好互动,今年上半年她选择离开我趣,加入海外目的地用车创业公司皇包车。

  皇包车CEO潘飞曾任携程当地玩乐业务总经理,而当地玩乐正是与我趣产生正面竞争的业务线。加入皇包车后,Kitty与潘飞聊起携程当初对我趣的绞杀,对于Kitty的不甘,潘飞说:创业公司在流量获取方面是很难与成熟OTA抗衡的,你们没有失败,你们只是输了。

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我们不对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有效性和适用性等作任何的陈述和保证。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中国商业数据网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中国各项知识产权法律。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马上与本网联系更正或删除,可在线反馈、可电邮(sales@cn-bigdata.cn)、可电话(400-8778-269)。